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6th Mar 2006, 21:39 PM | 寫作天空 | (692 Reads)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連電郵都不想收的。

  我渴望看到來信者的字跡,電郵是沒有字跡的。

  收到沒有字跡的信,多多少少有點隔閡,有點失落,有點遺憾。

  即使來信內容再如何溫馨感人,因為那過於端正的印刷字體,欠缺了個性和彈性,過於工整,沖淡了溫情。

  一封信,畢竟跟一本書是有分別的。

  我們可以欣賞印在書上的感人文字,但又很難忍受一封印得像書一樣的信。

  人與人之間的感受,是不可以那麼工整的,必須有一些缺陷和瑕疵,即使是一手很不堪的字,也是人氣充沛的,寫在信上,那封信也就有了體溫似的 活了起來。

  見字如見人,就是這個意思。那字,必須是手寫的,若是打字打出來的,人人的信都由同一種面目呈現出來,即使你也覺得見到那個人了,中間卻總是隔 一層屏障,怎比得上看見他的筆跡那麼親切?

  這一點,天天用電郵溝通的人大概體會不到,直至他們收到一封心上人的親筆信。

  電郵當然帶給我們很多方便,那麼快捷,那麼直接了當。但是,生活除了方便快捷、直接了當之外,還有許多婉轉的韻律,那是現代科技怎都代替不了的,生硬不得的,工整不來的,那便是人情世故。」



  這是李純恩今天在其專欄的一篇《繼續反動》。

  說真的,習慣了「打」文章,今天再要我拿起筆來寫文章,對不起,真的不行了。

  這兩天為了給朋友辦理開戶口的手續,多了機會拿起筆來寫字,這一寫,才發現自己的字體走樣走得非常、非常的厲害,更甚者是,一個名字還未寫完,手已經開始發酸,開始不聽話,實在不想再寫下去了,真糟糕。

  雖然說,打出來的信件或者文章沒有了那種親切的感覺,可是,每一個人寫出來的東西畢竟還是有每個人自己的風格,仍然是可以在字裡行間感受到寫作者的感情的,所以,我也並不是特別在意是否一定要親筆寫信。

  用電腦打文章,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有些字忘了怎麼寫,還可以憑記憶裡它的形狀「撞」出來,就算一時間無法撞出來,還可以憑相關的詞語找出來,甚至只用一個單字,在網上的「國語辭典」把那個詞語查出來,文章完成了,又有誰知道文章裡面原來有很多字或者是詞語是「撞」出來的呢?

  電腦,的確給了我很大的方便,只是,我發覺自己真的已經成為了電腦的奴隸,沒有了它,我真的打不成文章了。

  我在退化,而且退化得還很厲害呢!真不知道要感謝電腦,還是責怪電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