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9th Apr 2006, 21:25 PM | 友情天空 | (9777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2

齊捧日本靚仔 黃色故事講不完 潘秀瓊憶鄧麗君輕狂歲月


  有「低音歌后」之稱的潘秀瓊,五十年代由新加坡來香港發展,以一曲《情人的眼淚》俘虜了歌迷的心,就連已故歌手鄧麗君也是她的知音,後來更成為無所不談的知己。回想起當日鄧麗君唱歌唱到拋眼睫毛下台、大講黃色故事,還一起追捧日本靚仔歌手加山雄三的日子,潘秀瓊笑說:「在我心裡面,她(鄧麗君)從未離開過這個世界。」  


                          撰文:戴彩煥





  自幼家貧的潘秀瓊,十二歲便展開漫長的唱歌生涯,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憑著《情人的眼淚》、《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及《峇里島》等金曲登上歌后寶座。七一年,潘秀瓊險些被腦部腫瘤奪去性命,但她從沒想過放棄音樂,她用肯定的語氣說:「音符是我的生命,我絕對不會退休,除非我睡倒,但我睡倒了,大家都會聽到我的聲音,因為還有那麼多唱片存在。」


整蠱專家 夜半敲門

  永不言休的潘秀瓊還開班授徒,傳授唱歌心得,她說:「我最想開一間教人聽歌的學校,因為現在的人只顧優良的音響及美麗的畫面,連歌手唱什麼都可能不知道。」

  低沉而磁性的聲線,令潘秀瓊在五十年代的樂壇突圍而出,已故歌手鄧麗君更由她的知音變成知己。潘秀瓊說:「我們很有緣,七十年代,我和她、楊燕一班台灣歌手去新加坡登台,當年有幾個台灣歌手鬥得很厲害,但她(鄧麗君)就是不喜歡與人鬥,我也是不喜歡交際的那種人。她說很喜歡聽我唱歌,我又稱讚她的聲音好甜好美,大家惺惺相惜,愈談愈談得來。」

  潘秀瓊續說:「有一次我住在九龍酒店,她打電話給我,說剛剛做完運動,想上來沖涼...以後我每次來香港,她都會找我,而且還是出奇不意的那一種。平時我叫她做『小鬼』,她真的很鬼馬,試過拍我的房門扮room service,又喜歡講黃色故事,她有很多那種故事,永遠講不完,她癲我也就跟她一起癲!」

  兩人最深交最開心的日子,是七十年代鄧麗君到日本發展的那段時間,潘秀瓊說:「當年我去日本學時裝設計,她就去日本發展,起初公司要她到pub唱歌,吸收舞台經驗,她也有叫我給些意見。 那一次她正在唱歌,突然拔下假眼睫毛拋下台,真是給她嚇了一跳。 我們又常常遊車河,一齊看演唱會。 她很迷加山雄三,說他很『靚仔』,唱歌又好聽,叫我不要與她爭!」


寄情美酒 瘋狂購物

  兩人最後一次見面,是九十年代初,潘秀瓊回憶說:「那個時候她約我去文華吃午餐,開了一支pink champagne(粉紅香檳)。她很喜歡講排場, 吃一頓午餐都要花幾千元。接著去逛街買東西,這樣拿兩件、那樣又拿兩件, 看見她這樣買東西法,我真的很心痛!哪料到逛了沒多久,她又說要去喝飲料,又要叫pink champagne,喝完之後還開了一支XO,結果後來還喝剩下一半。」

  九五年,潘秀瓊從新聞報道中獲悉鄧麗君在泰國哮喘病發逝世,登時嚇呆了:「認識她那麼多年,都沒見過她哮喘,聽到這件事,當然很難過, 但是在我的心裡面,她從未離開過這個世界,她永遠活在我的心裡面。」  


                     資料提供:潘秀瓊、陳永業



  《蘋果日報》近期每個星期天都有一個「歲月留星」的專輯,專門報道一些昔日的影星及歌星的近況,今天報道的是潘秀瓊,可是,表面講的是潘秀瓊,實際上卻像是在講述鄧麗君的一些逸事,令麗君迷們能夠再次重溫偶像的一些往事。

  由於原文是以廣東口語刊登,為了讓一些其他地方的麗居迷也能分享,特地改成書面語,希望各地的麗君迷都能夠一窺偶像的趣事。

  從潘秀瓊的回憶中,可以看見年輕時候的鄧麗君是很頑皮的,而後期的吃飯講排場及瘋狂的購物,大概是內心苦悶的情緒發洩的結果。

  鄧麗君在事業上是成功的,可是在感情上卻屢遭挫折,以致終其一生,也無法遇上情投意合的伴侶,一嘗婚姻生活的滋味,雖然她的一生不乏緋聞,到頭來都未能開花結果。

  鄧麗君雖然已經離開了歌迷近十一年了,可是她的歌聲、她的影子,永遠深印在歌迷們的腦海裡,而她的歌聲,仍然是處處可聞,而且更吸引了一批年輕的歌迷。奇怪的是,這些歌迷都是在她離開之後才迷上了她,我的四弟就是一個好例子。今天在國內年輕的一輩,也不乏愛唱她的歌的年輕人,可見有實力的歌手,是不會讓時間淘汰的。

  雖然鄧麗君後期的作品少了,我對她的著迷程度也因此而由濃轉淡,但是,她卻永遠留在我的心中,而我也一直以能夠在她未成名之前就懂得欣賞她的歌藝而引以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