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27th Apr 2006, 00:56 AM | 友情天空 | (3215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2
  「闊別兩年的鄧麗君,昨午終於到了香港,從機場接機的人群,可以看出她是更受歡迎了。對於我來說,這是很值得高興的,試想從一個人未成名時一直看著她慢慢向上爬,終有今日的成就,怎能不為自己的眼光而感到驕傲呢?九年來,我一直是她忠實的歌迷,這期間雖然也有低潮的時候,但是今天對她的狂熱,非但毫無減輕,反而更加熱烈。幾年前的傻想,不覺又跑進腦海裡;我是多麼希望能夠認識她,一訴多年來對她不變之情,這並不是什麼情,完全是一個對偶像崇拜之情,在生活中,感情受到打擊之時,我真願能夠跟隨著她做牛做馬。

  為了紀念她的來到,今天買了四、五份報紙,剪下一切有關她的消息保存下來,這個習慣七、八年前已經養成了,至今沒變,只是,她的名聲越來越響了,想完全收集她的消息也不行,只能盡力而為。

  此外,又去看了《小城故事》,一來主題曲是由她主唱,二來是由林鳳嬌主演,兩個人都是我所喜愛的,但對鄧麗君的感情實在太深了,深得連《劉三姐》黃婉秋的風頭也蓋過了。這次黃婉秋來香港,我反而沒有那麼狂。如今,我只恨自己當初買鄧麗君的演唱會的門票時,沒有下決心買八十元的,不過,我決定下次一定要買第一行的票子,爭取坐回那個我曾經坐了兩年的位子。」

                         一九八○年十月九日的日記


  「自從鄧麗君抵港之後,心中一直湧現著一股非常喜悅的情緒,簡直有些發神經了,特別是屢次在感情這件事情上碰了釘子,使我非常的灰心,於是惟有把滿懷的情感轉而投向自己的偶像。看來,能夠常常伴著我、為我歌唱的,只有鄧麗君了。記得以前每當我最失意的時候,不也是從她那甜蜜的歌聲中解脫出來的嗎?她的歌聲,曾經有一段時間幾乎連我的心也牽了出來,真是太奇妙了。只要她一直不退出歌壇,相信我一定會一直支持她,哪怕將來我老了,也將此心不變。

  看《小城故事》的時候,終於讓我想通了一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是非、有紛爭,哪怕是世界上最原始的地方,也是一樣。

  我喜歡看純純的文藝片,那是因為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得不到的,可以在電影中尋找得到。除了電影之外,另一個補足生活的途徑是夢境,我的夢境是多采多姿的,不久前就曾經發過了一個夢,夢見在一間戲院裡遇上了鄧麗君,於是上前拿著電影票給她簽名,這個夢滿足了我的部分夢想。」

       
                       一九八○年十月十日的日記節錄


  「儘管這兩天來老是在想要怎樣請假去面試,為了此事而傷透腦筋,但我仍然懷著一腔興奮的心情趕赴鄧麗君今晚最後的一場演唱會。

  這次演唱會,因為一時的猶豫以致買不到過去常坐的位子,眼看著觀眾一個個上台獻花,在台邊拍照,真是越想越後悔,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再看她的演唱會,同時要看兩場,一場是去拍照片,一場是真正的欣賞她的演出。這回她突然下台與觀眾握手,真是看了令我又羨又妒,恨不得自己也是坐在那些位子上的。

  在這次的演唱會中,可以看出她似乎回復了第一、二次演唱會時的『真』,而且所唱的歌都是有感而選的。在唱《奈何》前的一些談話中,她說希望在熱戀中的男女應該珍惜那段情誼,不要像她一樣二十七歲了仍然嫁不出去。這段話可以說正是這次她在演唱會中所選唱的歌曲的原因。其中有一些歌曲似乎的確也是她有感於自己的終身大事而唱的,像《我要對你說》、《你可知道我愛誰》、《把愛堆在心窩》等等。作為一個關心她的歌迷,我是可以理解她的。像《你怎麼說》這首歌,可不也是近日我常掛在嘴邊的嗎?而且她所選唱的,多是與我在失意中所哼的歌曲相同,這正是音樂與歌曲能給人帶來的共通之處。由於帶了望遠鏡,她的一舉一動盡入眼簾,她穿起古裝,顯得特別成熟。

  在唱《梅花》的時候,她眼裡已經隱含著眼淚,直到她說這是最後一場演唱會的時候,更有些泣不成聲了,在這當兒,有個觀眾跑上台給她送上了紙巾,觀眾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哭一樣,早有預備,結果,她真的哭了。

  這次的演唱會,少了觀眾點唱這一個項目,也因此少了一分熱鬧。同時,今年又少了一個杜平做司儀,只剩下一個鄧英敏支撐著,可是,他仍然是妙語連珠,幽默感不減當年。另一方面,這回鄧麗君的英文歌唱少了,卻多唱了三首粵語歌;《一水隔天涯》、《相思淚》及《啼笑姻緣》。在唱《一水隔天涯》的時候,雖然她曾經唱錯了一段,但是,觀眾還是受落了。」

                      一九八○年十月十四日的日記節錄



  由於網友悅悅的一聲感嘆,促成我整理了兩封舊信件,因而寫成了《
憶鄧麗君》一文。

  不料《憶鄧麗君》一文,卻又讓一些新的麗君迷們遇上了,特別是御風君,更是喜愛我的回憶,為了滿足御風君的期望,於是又完成了另一篇一直想寫而又無法完成的《
情繫鄧麗君》,只是,那篇《情繫鄧麗君》其實寫得並不好,猛然想起在舊日記中,可能還有一些有關鄧麗君的資料,終於找到了三篇寫於八○年十月份的日記,再補寫了這篇《演唱會前後》,作為給御風君的補償。

  那個時候,該是我迷鄧麗君的高峰期,也曾經像一般的歌迷一樣,迷得很傻,只是,隨著年紀的漸長,加上鄧麗君後來出的唱片少了,接著於九五年突然離開了,那腔熱情也就漸漸地轉淡了。

  沒有想到鄧麗君離開這個世界至今將近十一個年頭之後,仍然有一群那麼熱愛她的歌迷,雖然不能看見她當年的表演,仍然那麼熱烈地迷上了她,而且不惜千方百計地到處搜集有關她的資料,相對於這些新的歌迷,我真的是愧有不如。

  因為這個緣故,我好奇地也嘗試上網尋找一些有關鄧麗君的資料,結果不但在網上找到了很多珍貴的資料,而且自己寫的有關她的文章,今天竟然也同時出現在雅虎搜尋器那二十二萬項搜尋結果的第十項及第十四項上;在谷歌那一百七十萬項搜尋結果中,也出現在第十頁上面,真是一個天大的意外。

  能夠透過這個途徑,讓我把過去自己所記載有關鄧麗君的一點往事在網上流傳於一眾麗君迷之間,總算是我給偶像做了一點事,這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

  在此真的要感謝悅悅,感謝御風君;沒有悅悅的一聲感嘆,《憶鄧麗君》就不會出現;沒有御風君的一再期盼,《情繫鄧麗君》及這篇《演唱會前後》更不會出現。

  在此再一次謝謝悅悅,謝謝御風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