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14th Jul 2009, 17:07 PM | 友情天空 | (767 Reads)
  「以貌取人,失之交臂」,人,的確不可以貌相,我與阿洪成為好友,就是最好的例子。

  當年我從太子道的易通英專轉學至旺角的大同夜中學,第一天上課的時候,一入課室就看見了坐在第一行的阿洪,他那麼的引我注意皆因那一頭長長的頭髮。在那個年代,在我的心目中,長頭髮幾乎就是「飛仔」的代號,而阿洪可是班上少數留長頭髮的同學之一。所以,我對他非常的避忌,不敢與他交談。

  那時候,我們喜歡在星期天溜回學校,撬門進課室裡溫習。有一回我回學校溫習,居然遇上了阿洪,心想這個「臭飛仔」居然也會那麼勤奮地在星期天跑回來溫習,真是奇哉。於是我們開始交談,終於成為了好朋友,從此我們經常相約於星期天回學校溫習。五年的相處,會考之後我們終於各散東西,各奔前程,各自展開了自己人生的另一段路程。

  一九七八年國內開始開放,我們一行十幾人首次同遊廣州及肇慶,翌年我們兩人更聯袂同遊廣州、杭州、上海、蘇州及南京。在杭州的六合塔,我們遇上了生平第一場雪,感覺很奇妙。今天回想起來,當年也真夠膽,兩個人,拿著地圖走了五個城市,也不怕出意外,幸虧旅途上不斷結識新朋友,總算不寂寞。一九八○年,我們再次相約旅途上認識的朋友一共十三人再度暢遊杭州、上海、無錫、泰山及北京。最後一次的旅行,應該是他與我一起帶了女朋友遊丹霞山,這一生中,他是與我一起出去旅遊最多的朋友。

  自從成為好朋友之後,我們天南地北的無所不談,我們曾經在八號風球下坐在觀塘碼頭旁邊那條長堤上促膝長談八小時,至於談些什麼?早忘了,這輩子能夠陪我如此暢談的好朋友,也只有阿洪。

  我們不但志趣相投,連喜歡的女孩子也相同。在學校,我們喜歡同一個女同學,只是,我不喜歡與人爭,所以,當我發現阿洪也喜歡那個女同學的時候,我就靜悄悄地退出了。去北京旅行的那一趙,我們無獨有偶地又同時看上了同行的一個女孩,當我發覺阿洪有意向她展開追求的時候,我又馬上打退堂鼓。結果阿洪也沒有成功,後來大家離開了學校,阿洪才在一些社區的攝影活動中認識了今天的太太,而我也在工作的工廠裡交上了女朋友。 

  阿洪結婚的初期,也是我正在拍拖的時候,我們經常相約於星期天到尖沙嘴新世界中心的海城大酒樓喝茶,後來他的女兒出世了,我們喝完茶就到對面的小公園陪他的女兒玩。今天,海城大酒樓早已結業多年,對面的公園好像也變成了食肆,而她的女兒早就變得我不認得啦。

  自從我與女朋友分開之後,由於有心避開舊日的同學及朋友,漸漸地連阿洪也疏遠了,加上連年事業的起起伏伏,更加沒有與舊日的朋友們聯繫的興致,所以縱使後來再與阿洪相逢,也難重拾昔日的閒情逸緻再促膝長談,同憶當年情了。

  說起來也真妙,我進入地鐵工作五年期間,阿洪仍在工廠工作,我離開地鐵之後,阿洪反而進了地鐵工作。離開學校之後,我們幾乎成為了不同部門的同事,如今想起來也真妙。

 


[1]

真巧合!無端端的一位老友Jason也是蓄了一頭長髮,最初也是對他有一種'飛仔'的印象,現在卻變成生命中最要好的死黨!


[引用] | 作者 無端端 | 14th Jul 2009 23:3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其後在我的生活中,也曾因為不以貌取人而碰上了一些機遇呢!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易明 | 15th Jul 2009 00:38 AM

[2]

你倆都算有緣,朋友始終是朋友,合則來,不合則散,不像家人,有一生的血緣關係。


[引用] | 作者 ellee | 15th Jul 2009 16: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還記得我昔日在鄉村的筆名嗎?「塵世過客」。剛收到阿洪的祭文,末句正是「塵外客,業已到如來」,竟與我當日取筆名之意不謀而合,可見我們的緣分是如何的微妙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易明 | 16th Jul 2009 00:0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