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16th Jul 2009, 17:30 PM | 友情天空 | (599 Reads)
  雖然聽到阿洪的消息之時,他已經走了兩年,但對於我來說,卻是有如昨天所發生的事。

  這兩天,我心情沉重,在搭車之時,與阿洪相處之時的一些事情、一些情景,反覆地在腦海中浮現。雖然那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陳年舊事,可是一些較特別的事情仍然能夠清晰地於腦海中重現。

  難忘的是,我們在八號風球高掛之下坐在觀塘碼頭外面的長堤,對著啟德機場暢談八小時,然後去皇上皇餐廳吃晚餐。兩個大男人,有什麼好談的?事隔那麼多年,早就忘了談些什麼,印象中好像是大家在互相傾訴感情上的事情。

  難忘的是,阿洪到工廠幫我搬家,看見地下停車場上的箱子堆砌到高近兩層樓的樓底上,他驚奇地問我那是如何疊上去的?因為當年我很瘦,體重才只有五十公斤左右,而那些箱子每個的重量平均是二十公斤左右。「真難想像你能在一個終年不見天日,連換衣服也要打側身的木板房居住了九年。」當年他的這番話至今我印象猶新。

  難忘的是,當我看報紙打電話去一間膠花廠問工,放下電話之後,工還沒見就馬上興奮地打電話告訴他:「我找到工作啦!」他聽說之後好奇地問:「你連工都沒見就知道找到工作了嗎?」我很有信心地告訴他:「從電話裡我與那個老闆娘的對談中,我已經知道她一定請我。」果然見工之後的第二天我就上班了。

  難忘的是,當年我放假的時候,偶爾會到他的工廠裡陪他,看著他專注地做工模,與他聊天。

  難忘的是,我們到南丫島的洪聖爺灣去釣魚,他赤膊站在岩石上垂釣的樣子仍然歷歷在目,而我怕醜,縱然是熱得大汗淋漓,也是不敢「打赤肋」。

  難忘的是,我們在杭州遊六合塔,將到門口之時,天上突然飄下了一些白色像棉絮的東西,我在納悶的時候,他突然叫出來:「雪呀!這是雪。」我用手嘗試接一接,飄到手掌上的棉絮果然溶化了,那是我們在杭州遇上的生平中的第一場小雪。

  難忘的是,那年遊泰山,我犧牲了一生難得在泰山上看日出的機會,自告奮勇地獨自下山為大家到公安局蓋印,阿洪看完日出之後提早下山趕上了我,我們只花了兩小時左右就到了山腳,一同到公安局蓋印,然後在山下等大夥兒。

  還有很多很多寫不完難忘的事情,如今一切都只能珍藏在回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