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20th Aug 2006, 06:01 AM | 命理閒談 | (2065 Reads)
  話說在香港多年之前,有一位頗有名氣的富人。(在這個故事裡稱他為許先生,目的在隱去他的真實姓名。)
  這位許先生當年在香港交遊甚廣,認識他的人很多。而許先生亦算是望族,他們夫婦兩人都篤信命理,常找人看相算命。

  有一年,有一位從外地來的高僧,精於看相和看氣色,但架子很大,等閒不輕易為人看相,除非有相熟的人介紹,否則貿然求他看相的,必然碰壁。

  由於這位高僧曾預言不少人將會遭遇到甚麼事都十分靈驗,所以口碑極佳,而在上流社會幾乎無人不知道有這位高僧在港,不少人都輾轉相託的希望能得到高僧預言一下前程的休咎。

  許先生夫婦既然是上流社會的人物,交遊亦廣,自然亦知道此事,所以也千方百計的託人介紹,且不惜許以重酬。

  終於,許先生夫婦得償所願,相約了時間地點前往會晤這位高僧。

  話說他們見到高僧後,高僧對他們夫婦審視良久,再問以出生年月日時,推算一番之後,低眉沉思。

  最後高僧說話了,十分謹慎的說:「你們夫婦兩人都有水險,可能在三年之內發生,見水則宜避之,這是我的忠告。」許先生夫婦聞言愕然。

  許先生夫婦聽到高僧說他們夫婦三年之內會有水險,回家之後,細細的思慮了一番,當時他們是住在海邊的地方,許先生認為可能因此而有事。

  為了避免居住在有水的地方,夫婦兩人商量了許久,終於決定遷居為良。

  但遷去什麼地方好呢?許先生認為既然是怕水,那麼搬到半山區去居住應該是很理想吧?

  結果,夫婦兩人果然一致認為搬到半山去居住較為安全。同時,在三年之內既不去遊水,到遠地去則盡可能乘車而不乘船。以為這樣竟可以萬無一失了。

  不料,就在接近第三年即將過去之時,許先生認為可以逃過劫數的時候,有一晚,忽然雷電交加,風雨大作,頓時毫雨傾盆,不少地方都出現水浸。

  忽然間,半山區許氏夫婦居住的地方,山泥傾瀉,大水如河流般沖激而下,把許氏夫婦的住所也摧毀了,而許氏夫婦也就死在這場大雨之中。

  正是冥冥中似有定數,許氏夫婦由於要避過水險之災而搬到半山去居住,怎料人算不如天算,會發生豪雨成災山泥傾瀉之事,可見一個人劫數之來,往往非人之聰明所能避過者,許氏夫婦之遇難即是一例。




註:這是另一個轉載自紫微楊的《術數述異》的故事。選取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當年的這場災禍我也有印象。

那應該是一九七二年六月十八日發生的事情,後來被稱為「六一八」水災,當年的《歡樂今宵》就曾經搞過一個賑災活動,而仕劍輝與白雪仙也有出席演出,合唱一曲《帝女花之香夭》。

那是發生在半山旭和道的慘劇(大廈名早就忘了);一場大豪雨,帶來了山泥傾瀉,沖塌了整幢大廈,工廠裡人們議論紛紛,說什麼有錢人住半山區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不安全?

  故事中的許氏夫婦千算萬算,就是算不出天災,怎麼可能在遠離海邊、連水的影子也看不見的地方會遇上水災呢?這,恐怕連那位高僧也算不出來,意料不到吧?這就是時也、命也。

  正是:「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