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5th Nov 2006, 03:18 AM | 命理閒談 | (2023 Reads)
  妳好嗎?好久沒有見到妳了,工作得還開心吧?

  九二年二月十四日,西洋的情人節,天公不造美,下著一陣一陣的雨,在這個情人們忙著買花、送花的日子裡,妳也該收到一些鮮花吧?

  這一天的中午,走在街上,往事又一幕一幕地浮現在腦海裡,那一片又一片的回憶,困擾著我的心,每思及妳追上樓梯把我所送的小盒子還給我的情景,心中餘悸猶在,自從那次之後,真怕又會令妳難堪,所以不敢再見妳,可是又很渴望見到妳,心情真是很矛盾。
  
  自從妳調到內部工作之後,再也不能見到妳了,只留下一段一段的往事,在回味著,而今天情人節,阿達到我公司來取東西時,順便向他問及妳的近況,他說妳們公司擺春茗那晚,妳跑過去問他妳可有胖了,於是,妳那活潑的音容又再現眼前。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二月十六日,中國情人節--元宵佳節,妳又會做些什麼呢?

  很想把從大陸帶回來的雙養膏拿給妳,卻又怕妳退回來,那時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才好。這種藥膏的確很有效,還記得我手背上的傷痕嗎?那次特地試給妳看,如今那個傷口已經沒有了痕跡,可惜妳看不到,也不知道上次送給妳的藥膏用完了沒有?而妳是否仍然像過去那樣,常出青春痘呢?

  真想與妳真正的交一個朋友,可是又怕妳不高興,而且,很想將去年八月份開始認識妳,直至十月十日妳把小盒子退還給我的這一段期間所發生的事情的前因後果告訴妳,也許,在妳來說,那段日子所發生的事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但是在我來說,卻是一段很奇妙的經歷,它牽涉到命運的奧妙,甚至連阿達突然間被調到中區工作,後來又突然的被調走,都是命中注定的,時間的配合,真是難以令人置信,但是事情卻是的而且確地發生了,而一切事件的發生,早在去年的年初看出了一些,那是透過紫微斗數看出來的,妙就妙在所發生的時間很吻合,而當事情發生之後,一切的經過又是那麼準確,使我不得不相信確有命運這回事的存在,而妳,正是這件事情的主角之一,所以才很想讓妳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只是不知道妳愛不愛聽而已。

  九一年已經成為了過去,在我來說,這一年卻是多采多姿的一年。

  這年初,由於發生了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內心在想自己一輩子都是忠忠直直的,處處助人,而老天因何那麼的不公平,偏有那麼多不如意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於是,在這個動機之下,促使我去尋找答案,可是又不敢太過相信別人,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開始向命理方面去尋找,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終於在紫微斗數中找到了部分答案,原來是命中注定該如此的。自此之後,一切好與壞的遭遇都處之泰然,只因為明白了命裡注定的事情是無人可以改變的,過去的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未來的又如何呢?於是開始去作推斷,結果,有些事情出乎意料地準確,自此之後,就醉心於術數的研究,不覺一年已經過去了,總算有了一點成績。

  斗數中有一對小星星叫做紅鸞與天喜,當這對小星星走入流年、流月或流日的命宮或夫妻宮時,通常表示當天會有異性緣,或者是可以見到自己喜歡的人。年初,根據這一點,推斷出農曆五月或七月會遇上一個女性,她是從事服務行業的,大概的性格也可以看得出來,但是,自己在日常工作上很少機會接觸到女性,那她該會怎樣的出現呢?在五百萬人口中如何去找呢?因此惟有多點留意身邊的女性了。

  時間一個月一個月地過去了。

  八月二十三日,農曆七月十四日,照常地在四點四十五分左右去銀行入賬,因為手上拿著四張支票,所以只有分兩次排隊,到妳的窗口交給妳入賬,妳還記得當時的情形嗎?

  「為什麼要分成兩次交給我呢?」妳奇怪地問我。

  「因為妳的窗口寫明每次只能入兩張支票,所以我才不得以分開兩次排隊,這樣總比跑到那邊排隊快一些。」我答道。

  「你不必這樣,以後有多少張支票,你一次給我好了,我會照辦的。XXX,這是你的名字嗎?」妳望了一下手上的支票。

  「不是,那是別人的支票,我只是代別人入賬而已。」我答道。

  這就是認識妳的經過了。很奇怪,妳好像很留意我,感覺上妳很想知道我的名字,也因此引起我對妳的注意,猛然想起年初在斗數中看到的事,莫非它又發生作用了?

  幾天假期之後,八月二十七日,故意拿一張自己名字的支票給妳入賬,看看妳有何反應,可惜妳沒有發問,令我很失望,不過,那也是意料中的事,因為那天命盤上見不到紅鸞星。

  接著,故意選一個見到紅鸞星的日子,再拿存摺去提款,這一回,妳果然開口了:「還是代人入賬嗎?」

  「不是,是自己要提款。」我回答。

  「XXX,中文該怎麼叫呀?」望著我的英文譯音的名字,妳問我。

  「存摺上不是有中文名字嗎?」我提醒著妳。

  「唉呀,我倒忘了。」於是,妳把存摺放在紫光燈下一照,這一次可算是公平了,我知道妳的名字,妳也知道了我的名字。

  自從那次以後,我更加留意紅鸞星進入命盤或者是會照的日子,很奇怪,每當命盤上見不到紅鸞星的日子,要嘛就是見不到妳,要嘛就是走到妳的面前,妳也沒有反應。

  九月初,阿達突然說他被調到中區工作,而且與妳在同一間分行工作,世事竟是那麼地巧合,他早不來,晚不來,就在我剛認識妳不久就來了,這又吻合了星盤中有貴人出現的現象。

  九月十四日星期六,因為要上課,所以才到中區,那天中午,我故意拿一張支票給妳入賬,因為人不多,所以與妳談了一會兒:「妳認識剛調來這兒工作的阿達嗎?」本來不想讓妳知道他是我的朋友,可是還是忍不住問妳。

  「哦,是達仔嗎?認識,你跟他很熟嗎?」妳好奇地問。

  「很熟,是好幾年的朋友了,他現在經常到我的公司來呢!」我說。

  「真的很熟嗎?我告訴你一些他的秘密,他呀,喜歡一個女孩,但是又不敢找人家,每次都叫瑤瑤打電話過去,電話接通了,找到人家了,他才接過來聽。」妳小聲地對我說。

  「是嗎?他自己可是從來也沒有提起過有女朋友呢。」我說。

  「你手上拿著什麼書呀?」眸見我手上的一本書,妳問我。

  「哦,那是公司要電腦化,沒有人肯去上課,我只有被派去上課了。」

  「你就好啦,公司讓你去上課,你可有機會多學一點東西,如果有這樣的機會呀,我也會去學習的。」(真沒料到沒有多久妳果真的被公司調到內部去上課了。)

  「對了,我有一些到超級市場可以換鍋的印花,妳要不要呢?改天我拿給妳。」我突然想起來。

  「好呀。」

  這一天,我覺得很奇怪,妳怎麼會把阿達的秘密告訴我,但也很高興,妳似乎把我當成朋友了。

  有一次,妳在教新人,我故意到妳那兒換錢,妳把我引到另一個窗口,然後過來招呼我。

  「妳認識他嗎?」妳的新同事問道。

  「認識,他呀,老是在最後的幾分鐘才跑來入賬的。」妳回答說。

  「妳可別誤會我是故意的呀,那是我老闆的性格,不到最後一分鐘,他是不會叫我來入賬的。」我輕輕地為自己辯護著。

  「那你的公司就在附近囉?」妳再問我。

  「是的,就在對面的樓上。」我答。

  接著,有一天中午,我又去入賬,妳剛好要下班吃飯,一見到我,妳就嘆息著說:「你怎麼老是在我要收窗口的時候才來呢?」至此,我才明白原來妳一直是在誤會我是故意這樣做的。

  其實,到銀行入賬,兩年來都是如此,並不是故意的,也許,正是這種誤會,引起妳對我的注意吧。

  有一回,整個星期見不到妳,曾以為妳被調走了,妳卻說:「我那麼笨,又有誰會要我呢?」(不料妳果真不笨,果真有人要妳,把妳調到內部去了)其實,那只是謙虛的話,妳該是很聰明的。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天下來入賬,看見妳的窗口沒有人,只有到另一邊去排隊,誰知道妳見到了,馬上跑出來,一時間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坐在妳旁邊的同事望了一望,就叫我過去妳那兒,於是,妳為了我,特地把窗口開了。

  「對不起,剛才我在打瞌睡。」妳不好意思地說。

  「我才不好意思呢,要妳特地為我開一個窗口。」我抱歉地說。

  又有一次看見妳面上出了青春痘,打趣地問妳:「又出青春痘啦,一定是很晚睡吧?」

  「你怎麼知道我晚睡呢?」

  「一般出青春痘的情況有兩種,一是晚睡,一是吃煎、炸或是辣的東西。」

  「是的,我很容易出青春痘,特別是吃了一些煎和炸的東西。」

  於是,我就介紹妳用雙養膏,後來為了讓妳看看它的功效,在自己手背上的傷口試用,看看是否真的仍然可以消去手背上的疤痕,結果真的還是有效,可惜的是沒能讓妳看見。

  十月九日,中午去入賬時,沒有什麼話題,於是望著妳的頭髮說:「妳剛電過頭髮吧?」

  「唉!你到今天才問我呀!」妳嘆息著說。

  「其實早就看到了,只是沒有問而已。」

  「是嗎?」妳好像在沉思著。

  「妳平常是到哪兒去吃午飯的?」我順口問一問。

  「一般是帶飯回來吃,外面吃太貴了。」妳答。

  正是因為聽說妳常常帶飯,所以才把一早預備好的微波爐小盒子送給妳,也許是事前沒有告訴妳,也許是交給妳的時候旁邊的人太多,所以令妳好難堪,才會有十月十日的事情發生,但是,這也是命中注定的。

  十月十日那天,我有預感,也許妳會把那些微波爐的小盒子退還給我,本來不想去入賬的,但是,「醜媳婦終須見家翁」,還是要去的,但是,我不敢到妳那兒,另外排隊,可是沒有料到妳真的追到樓梯來,把東西還給我,那一刻,我的確難過極了。

  自從那次之後,內心不斷地在交戰,怕妳真的生氣了,再也不敢到妳那兒入賬,不是因為生妳的氣,這一點請妳不要誤會,一切都是命運在作怪,其實是怪不了誰的。

  接著,阿達突然被調走了。

  再接著,妳也被調走了。(這一點曾經以梅花易數推斷出來。)

  於是,再也見不到妳了,而留下的,是一段一段的回憶。

  整件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而背後,卻是另外有一個故事;當時,我仍然被另一段舊情所困擾住,正是因為此事的發生,使我走出了那段感情的漩渦,也正是因為如此,才特別感激妳的幫忙--在精神上的幫忙。

  一切都是那麼吻合斗數的顯示;初相識的時候沒有印象,有印象之後又會分開,分開之後再重逢,前一半準了,而後一半呢?

  日子又是一天一天地過去了,每次再去入賬之時,仍然在懷念著往事,正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就在十二月二十日,相隔兩個月之後,竟然意外地見到了妳,當時真的呆住了,剎那之間,竟然不懂得回應,因為見妳不像在生我的氣,也許是時間把上次的事件沖淡了吧,所以,一直在構想著的事才敢放心的去做--送妳一份聖誕禮物。

  為了找到那盒貝殼巧克力,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路,怕妳不知道是誰送的,特別用了上次向妳道歉的手工卡作為聖誕卡,十二月二十三日準備送去時,又發生了一點小枝節。

  那天去入賬,奇怪地看到一個頗為與妳相似的女孩,使我一時糊塗了,碰巧那天阿達來我公司,於是與他出去吃飯,談了三個多小時,我把整件事從頭到尾都跟他說了,經過一個晚上的猶豫,終於不顧一切地托人把東西交到找換部給妳,可是,又怕妳像上次那樣的把東西退回來,所以不敢留下地址,更不敢打電話找妳,以免對妳造成騷擾。

  接著,假期後,有好幾天不敢到地牢去入賬,一直等到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了,才再如常地到地牢入賬,這一回,總算是順利地過了關。

  今年一月二十九日,那天去入賬,只見瑤瑤的表情很奇怪,我也有些莫名其妙,突然見到一個女孩走到影印機旁邊,那似乎是妳,但是不敢肯定,直到妳轉過身子,才確定果然是妳。

  上次見到妳,是在聖誕節的前幾天;這次見到妳,是新年的前幾天,怎會那麼巧呢?

  於是,年三十那天,上班之後,在回澳門過年之前,再匆匆地托同事交了一張賀年卡給妳。

  年初一,在澳門與我弟弟喝茶時,對面桌子坐著一個女孩,樣子很像妳,不禁盯住她,好久好久。

  下午,到盧九公園看猴畫展覽,又見到有兩個肥肥胖胖的小孩的年畫,好熟好熟,想了一會兒,才記得那是臨走時送給妳的賀年卡的圖案。

  年初二,在拱北買了一盒雙養膏,只因為掂記著上次送給妳的可能已經用完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招呼我們的是兩個頭上戴著好大好大頭花的女待應,使我又想起妳頭髮上的頭花來。

  為什麼所發生的事情都是那麼巧呢?這其間又有什麼啟示呢?這一切,有待日後才能知曉了。

  直到今天,突然間心血來潮,很想完成自己的心願。

  曾經有一個心願,不管過去如何,很想把這件事情的經過也讓妳知道,好讓妳也能分享這一段奇妙的人生經歷,他日回想起來,趣味無窮。

  另一個心願是,無論如何,妳在精神上幫助我脫離了一個漩渦(這一點妳根本不知道),他日如果有機會,總想向妳報答。

  今天,妳已經調到了內部工作,而我,也忙於在公司內搞那部電腦而少去銀行入賬,再想見到妳,似乎比登天還難,縱然是見到了,又怎能像過去那樣地交談呢?

  也許,在那段日子裡,曾經發生過一些讓妳難堪的事情,人多口雜,流言蜚語在所難免,如果在那段日子裡,我曾經做過令妳難堪的事情的話,在這裡向妳道個歉,因為一切我都是不知情的。

  能夠認識妳,的確是一種緣分,其實,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又何嘗不是一種緣分呢?只是有的長,有的短而已。

  希望妳不會怪我突然間那麼唐突地說出了那麼多的事情,希望妳不會讓我嚇怕,只因為此事一直耿耿於懷,不吐不快,自己也不知道說出來之後的後果如何,但是,做了總比沒有做的好,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這一段經歷,在我來說,的確是一段很奇妙的人生經歷,因為一切都早在斗數中顯示出來,印證了世界上確是有命運這麼一回事。而在妳來說,很可能只是一段普通的經歷而已。

  改天,當妳收到我托人交給妳的雙養膏時,請妳收下吧,一來可以自己留著用,二來可以送給朋友用,可是,千萬不要退回來,每當想起那天的情景,我就心有餘悸,寧願妳收到之後不理不睬還好過一些。

  二月十八日,是中國的情人節--元宵佳節。

  也許,妳又會收到鮮花,願妳有一個快樂的元宵佳節。

  而我,沒有資格送花,更不敢無故送禮。

  謹希望在這個佳節裡,送上一段回憶,妳就當是在元宵佳節裡聽到一個故事好了;一個千真萬確的故事。

                    一九九二年二月十六日星期日


後記:

  一口氣把事情說完了,雖然沒有寫在日記上,但是今天回想起來,一切仍是那麼清楚地深印在腦海中,每當想到有趣的地方,總會會心地一笑,有些話,更是深深地刻在腦海裡;

  「為什麼老是在我要下班時才來入賬呢?」

  「我那麼笨,有誰會要我呢?」

  「你直到今天才問我電過頭髮呀!」
  
  也許,正是這些話引起我的誤會,不管怎樣,過去的已經成為了過去,讓它留在記憶裡吧,讓生活增添一些情趣。

  事實上,在那兩個月中,的確曾經歡樂過、幻想過。

  在讀書的時候,很喜歡文學,也喜歡看天上的白雲。

  每次仰首看白雲,都令我產生無數的幻想,就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享受著另一個世界的樂趣。

  因此,很喜歡妳的名字--秋雲,秋天裡的白雲。

  這些年來,因為工作的忙碌,已經很久沒有閒情去看雲了。

  如今,每天走在街上,常不禁地抬頭看雲。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也許有一天,妳真的被調到別的分行工作,再也找不到妳了。

  也許有一天,我也離開了中區到別處工作,更難見到妳了。

  所以,很想與妳做一個朋友,哪怕只是紙上的朋友,互通信息,保持聯繫。

  可是,我配嗎???

                     一九九二年二月十七日星期一

 

註:原文去年六月十七日刊於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