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5th Sep 2011, 20:20 PM | 致富之路 | (150 Reads)
  距離馬季開鑼的日子越來越近,而我,卻有點「近鄉情更怯」的感覺。

  怯,是因為上季尾我發現了「評分論馬」的奧秘之後,不斷反覆地分析、參考上季的馬匹數據,再看看自己過去的投注成績,如果早年懂得善用「過三關理論」的話,早已經可以退休矣!於是話也說得滿了。萬一事與願違,又是一場空歡喜,豈非再次讓人恥笑?

  然而,經過這個多月來以澳門賽馬作為過渡期的實驗,卻又不是沒有可能,以我對澳門馬匹匱乏的認識,對澳門馬的賽制不太了解及缺乏很多參考資料的情況下尚可每次都可以選中不少三甲馬,他日在選香港馬之時,又怎麼會輸於選澳門馬?

  過去賭馬,的確是很講運氣,抱著以小博大的心理,希望可以一發小橫財。

  今天我開始明白,只要能夠善於利用賽馬的規則,以馬主及練馬師的心態去投注,賭馬,其實可以變成是一種投資。

  據說今天要買一匹馬動輒數以百萬元計,以葉楚航的「時來風送」為例,身價是七百萬元,如果你是馬主的話,以那麼高昂的價錢買入一匹馬,難道不想贏馬嗎?贏了馬,可以名利雙收,養上一匹好馬,所收的獎金更是可以很驚人,就以賭王已經退役的馬「爆冷」為例,出賽以來共收取了八千三百多萬元的獎金,厲害吧?因此,如以身價高達七百萬元的「時來風送」而言,我相信今季一定有馬贏,而且可能不只贏一場,只差是不知道是哪幾場而已。

  理論上,練馬師都希望為自己所訓練的馬匹盡量爭取贏馬的機會,作為給馬主的交代,據說養一匹馬每年得花近兩百萬元,能夠贏取獎金幫補一下當然是好,雖然養得起馬的人都是非富則貴,並不在乎那區區的兩百萬元,可是能夠有馬贏,到底也是一件樂事。

  在練馬師而言,如果贏不了馬,就會流失馬匹,更難吸引馬匹來投,因而影響其收入。

  練馬師為了給馬主贏馬,自然要作出各種各樣的部署,馬會為了增加投注額,也要千方百計地務求賽事在公平競爭下進行,雖然近年來競賽小組在一些賽事中的判決經常引起投注人士的詬病,仍然要致力於維護賽事的公平性。 

  為了令每一匹馬都有爭勝的機會,評磅員於是利用分數的加減把馬匹的實力拉近,馬會又限定了每一個馬房每季至少要贏足十三場頭馬,否則第一年會出警告信,第二年就不獲發牌。而每匹馬於季尾必須至少要達到二十一分,否則將被淘汰出局,這些規則,也為投注者增加了投注的參考依據。

  為了達到賽事能夠公平地完成,馬會更會監察每一位騎師於陣上的表現,務求每一位騎師都要盡力策騎,藉以保障投注者的利益。 

  香港的賽馬投注額每年多達八百多億元,可見涉及各方的利益是如何的龐大?冠軍騎師韋達年收入逾六百萬元,冠軍練馬師大摩年贏獎金逾億元,見習騎師蔡明紹上季也年入逾三百萬元,面對如此豐厚的收益,誰不盡量於陣上爭取成績?

  當明白了賽馬的整個遊戲規則之後,自然會發現在賽馬這個運動上的確存在著無限的發財機會,只要能夠掌握各方人士為贏馬而作出的種種部署,賭馬贏錢已經不是運氣的問題,而是肯下功夫鑽研而得來的回報問題,正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我賭了那麼多年馬,至上季尾才明白箇中的道理,因此在這兩個月的歇暑期間,收藏了所有報紙所作的統計資料,惡補賽馬資訊,務求於今季能夠把「賭」變成「投資」,向我的發財目標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