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24th Jul 2013, 16:52 PM | 賽馬閒話 | (120 Reads)
  馬經,竟然可以寫得那麼沉重,令人閱畢有黯然神傷、心酸落淚之感。
  
  昨天在《蘋果日報》讀了一篇有關賽馬的文章,原文如下:


董佳:大衞擊垮哥利亞千秋海畢留佳話
 

  「我寧願站在這裡的是我的好友龐羅烈,而不是我!」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一日,坪黎高馬場。一場特別安排的單對單比賽,就如古龍小說《陸小鳳之決戰前夕》裡的葉孤城和西門吹雪,免不了紫禁之巔的一戰,美國東西兩岸的王者,也終於碰上了頭。

  自西岸跋涉而來的挑戰者,是出身寒微、售價僅兩千美元的「海畢」(Seabiscuit)﹔在東岸主場以逸待勞的擂台躉,是天價的三冠馬王「戰將」(War Admiral)。

  「海畢」只有十五掌高,「戰將」卻是差不多十八掌高的高頭大馬。不啻《舊約聖經》裡黃毛小子大衞跟巨人哥利亞的對決。然而,大衞擊倒了哥利亞,「海畢」亦擊倒了「戰將」。賽後接受訪問時,為「海畢」執韁,外號「冰漢」的冠軍騎師鄔佐治,留下了這句話。

  失意的馬、失意的練馬師、失意的騎師,揭開了「海畢」傳奇的一頁,就是如此的瀰漫著失意。

  白手興家的車廠老闆賀查斯,剛走出了子喪妻離的陰霾,結識了一位新女友。她喜歡騎馬,於是他決定養馬。賀查斯邂逅性格孤僻的練馬師史湯美,一見如故。當時史湯美手上只有一匹幾乎遭人道毀滅的跛馬,不能競跑,賀查斯委託他代覓良駒。

  在一個霧靄迷漫的清晨,人與馬交換了一記眼神,史湯美決定把「海畢」買下。其時「海畢」每星期都參加申購賽事,總是敗陣,一直未能出售。

  「海畢」脾氣暴烈,踢人咬人,沒有騎師肯沾手。於是,史湯美起用了經常找不到座騎出賽、淪落至在馬房替馬匹賽後沖身以賺取生活費的小將龐羅烈。兩人點燃起「海畢」潛藏的無比鬥心,重新開上前線。

  在龐羅烈胯下,「海畢」由落第而上名,由上名而取勝,接著是連戰連勝捷,攻下一場又一場的大賽。但賀查斯認為「海畢」尚未遇上真正的勁敵,並未把潛能盡情發揮。他毅然向無敵的三冠馬王「戰將」宣戰,並找來贊助,創辦獎金十萬美元(當時最高)的聖雅利塔大賽,希望吸引到「戰將」報爭。

  可是「戰將」不為所動,拒絕參戰。沒有「戰將」,聖雅利塔大賽「海畢」還是要跑。

  哪知「海畢」直路透出後,鞍上人龐羅烈以為穩操勝券,最後數十米緩了催策,冷不防右側有匹馬如飛殺上,最終竟然影相 輸了馬鼻位!賽後,所有傳媒都對龐羅烈大力撻伐,史湯美亦向他責問。這時,龐羅烈才把一個秘密告知史湯美,他的右眼不能視物,根本看不到右側有對手逼近。原來他潦倒貧困之日,為了生計,曾參加地下拳賽,被重擊至右眼失明。賀查斯隨即召開記者會宣布二事:一,「海畢」將報爭「戰將」報爭的所有賽事,直至對上為止;二,「海畢」將繼續配龐羅烈,永遠不變。

  「戰將」避無可避,兩位馬主協商之下,同意舉行一場單對單的比賽。就在「海畢」運抵東岸備戰之時,龐羅烈策別的馬晨操墮馬身受重傷。賀查斯打算退出,病榻上的龐羅烈堅持要讓「海畢」按原定計劃出賽,並推薦鄔佐治自代。

 

  閱罷,不禁黯然神傷,掩報沉思。

  失意的馬、失意的練馬師、失意的騎師,碰在一起,卻締造了一段馬壇佳話,世事,就是如此的奇妙。

  這令我不禁想起「魅力知己」的故事。「魅力知己」與女馬主鄧詠琪的相遇,豈非也是因為一個眼神?

  我喜愛「魅力知己」,卻是與牠有緣無份,無法在牠身上贏錢,可是,無損我對牠的情意結。

 

後記:晚上與朋友吃飯,談及「海畢」的故事,原來此事早就拍成電影,網上更有當年賽事的片段,真想不到七十五年前的賽事居然可以重溫,太奇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