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9th May 2007, 23:48 PM | 閱讀心得 | (707 Reads)

  「一位姓譚的作家,出身於理髮店的小工,有志於做交學史家,他白天忙於為人洗頭,雙手往熱水裡泡,整天站著工作。到了晚上,仍用一雙給熱水泡得發皺的手寫小說,編文學史料。一套厚達十冊的《中國新文學大系續編》就是他孜孜不倦,辛勤勞動的成績。

  還有一位作家,有著奇人奇遇的生涯,他做過戲院的帶位工人、搬運工人、爆石工人……他說:『我每天挨過艱苦危險的工作後,就在昏暗的煤油燈下學習寫作。後來因為家累太重,雖然改謀別業,但對文藝仍有著一份宛如初戀的狂熱。』

  又有一位外國的作者,曾經窮得幾天沒有飯吃,在坪洲一條小巷織藤謀生,在廟街擺過地攤,但對文藝、繪畫藝術沒有失卻熱情……終於把國畫藝術與盆栽結合起來獨創一格而成家……
  
  看了這些例子,使人感動,這些前輩作家,生於憂患,而奮鬥不已,世事變幻,但用情專一;困難重重,而樂此不疲,他們對文化事業的執著,恐怕是時下青年難以理解的,他們理想主義的精神,極其珍貴,在今天的香港難得一見。」


  以上這一段是節錄自張立的《長河落日》裡一篇名為《鑪峰文藝》的文章。

  寫作者的路程是艱辛的,而寫作者的熱情卻不會因為環境的變遷而有絲毫磨損,最後終於踏上成功的道路,那股鍥而不舍的精神,確是值得有志於寫作的朋友們學習。

 

註:原文○五年七月十日刊於鄉村。

引用(0) | 話題(隨意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