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易明 | 30th Jan 2008, 23:10 PM | 寫作天空 | (737 Reads)
  前天,在李登的一篇《「嘍」與「啦」》裡,有以下這麼的一段;

  「《漢語趣譚》記述老舍一樁軼事,也真夠意思。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日本的漢語課本把老舍的《 寶船》 選為當中一篇範文。有日本朋友問老舍,文中一句『開船嘍』,語氣助詞為甚麼用『嘍』而不用『啦』。

   老舍說他把這句話反覆讀了幾次,發覺用『啦』字嘴張得不大,音域狹、拖音短、聲音輕,何況用『啦』字句一般只對一人說話。『開船嘍』倒是向大夥兒喊的,『嘍』要你張大嘴說,送氣不受阻,聲音更宏亮圓渾,當然貼切自然多了。

  旁人看來閑常得很的一個字,老舍卻不肯輕輕放過,能推敲出一番道理來,實在不由你不拜服。」

  提起「推敲」兩字,又不禁令人想起另一個典故;

  「相傳賈島有一天騎驢作詩,偶得『鳥宿池邊樹,僧推月下門』兩句。煉字之際,欲改『推』為『敲』。猶豫未決,就用手作推、敲的樣子。

  剛好當時官任京兆尹的韓愈經過,賈島想得出神,竟不知退避,一頭撞到韓愈的儀仗隊,方知闖禍。賈島連聲道歉,謂自己『神遊詩府,致衝大官』,實乃無心之失,並且說明原委,把做詩得句,下字未定的事情說了。韓愈想了一會說還是用『敲』字好。

  選詞用字,足見詩人構思之巧,用心之苦。取『敲』捨『推』,響中寓靜,清幽意境,躍然紙上;若用『推』字,藝術效果當然大減。此後,人們便把『推敲』一詞引申解作對事情反覆研究和考慮。」

  在用字的嚴謹上,還有王安石的「春風又綠江南岸」;

  「王安石在春天回鄉,船泊瓜洲。他觸景生情,詩興大發,寫下《泊船瓜洲》。他把詩唸了一遍又一遍,對其中『春風又到江南岸』一句不大滿意,於是提筆修改,他一再反覆 修改詩句,最後修改成『春風又綠江南岸』。

  這個故事可以看出詩人嚴肅認真的態度,也體會到用詞的重要性。」

  文人在用字方面,那種字斟句酌、一絲不苟的態度,把每一個字都細心地「煉」出來的精神,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而我每次寫作,最傷腦筋的就是取題目了;要取一個切合文章內容的題目,有時候的確是很不容易。

  好的題目除了可以吸引人閱讀之外,也方便自己去記憶及翻查,知道自己在哪一篇文章裡寫了些什麼東西。

  所以,朋友們,以後記得給自己的文章取個好題目,既方便別人,也方便自己嘛。


註:「推敲」及「春風又綠江南岸」兩段典故是在網上找來的。

 

(原文於二○○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刊於鄉村。)